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经济透视  >> 查看详情

湖南益阳:黑诊所非法行医致人癫痫,公安检察机关竟不立案,谁来管?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09-30 19:21:37  点击:479 
分享:

   8月28日,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粮食系统下岗职工龙柳青收到了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案件结案通知书,上云:“你与易华明、谢桂芝、益阳市沧水铺镇砂子岭村村民委员会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2月25日作出的(2018)湘09民终1750号民事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你于2019年4月1日向本院申请执行,2019年12月17日恢复执行。本院立案执行后依照上述生效法律文书,至2020年8月17日止,已陆续向你发放执行款¥272996元(其中省、市、区三级司法救助款¥98500元、执行款¥175592元、加二审案件受理费¥110元、减补收一审案件受理费¥1206元)据此,该案已执行完毕。”

    看着这张纸,龙柳青欲哭无泪。因为易华明和谢桂芝非法行医,致使自己年幼的女儿夏浩然癫痫。报案后,公安检察机关竟以“易华明、谢桂芝的行为属于非法行医,但其行为与夏浩然癫痫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为由不受理立案。龙柳青愤慨不已:“易华明和谢桂芝非法行医案发后,因为其姑姑易某梅是时任赫山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赫山区副区长,所以很多真相都被隐瞒了。在我们益阳,权还是大于天啊!”

   五年前,黑诊所非法行医致夏浩然癫痫

    2015年6月2日下午6时许,才三岁多一点的夏浩然因皮疹到益阳市赫山区沧水铺镇砂子岭村保健站(即易华明诊所)就诊。当时夏浩然身上有水泡,但不发热,其老婆谢桂芝便将夏浩然病情打电话告知易华明,在易华明的电话指导下给夏浩然用药。谢桂芝没给夏浩然做皮试,就给夏浩然注射了头孢哌酮舒巴坦钠药物,夏浩然随即出现了口吐白沫、抽搐、昏迷等症状。龙柳青和他人一起赶紧将夏浩然送往沧水铺镇卫生院抢救治疗,并于当晚8时21分转院至益阳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同年7月6日出院。益阳市中心医院出院诊断为手足口病、药物反应和肠系膜淋巴结炎。

    因夏浩然夜间睡眠不安、伴尖叫、抽搐,从2015年7月13日开始至2018年5月,龙柳青带夏浩然前往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益阳市卫校附属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赫山区妇幼保健院、北京天坛普华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总医院、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进行就诊、检查、治疗。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总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诊断,夏浩然为癫痫。

   龙柳青说:“我们全家祖宗十八代都没人患过癫痫,根本就没有遗传史。看过夏浩然的病情后,所有医生都只在口头上讲夏浩然已经是中度癫痫了,但就是不写出来,说是行业规矩。”

    2018年6月25日,经司法鉴定,益阳市赫山区沧水铺镇砂子岭村第二卫生室(即易华明诊所)对被鉴定人夏浩然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被鉴定人夏浩然轻度癫痫,评定为九级伤残;后期需长期服用抗癫痫药物治疗。

   事发后,黑诊所被行政处罚,报案却不立案

据了解,砂子岭村保健站又名砂子岭村第二卫生室,系经过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成立的非营利性、集体所有制形式的医疗卫生机构,开办单位为砂子岭村委,该卫生室由易华明及其妻子谢桂芝租用位于沧水铺云峰社区蔡正勋的房屋进行诊疗活动。砂子岭村委、砂子岭村第二卫生室不向易华明、谢桂芝计发工资,易华明、谢桂芝通过为前来就诊的患者治病、售药获得收入。但易华明、谢桂芝均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却已行医十余年。

事发后,2015年7月7日,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局对易华明作出了益赫卫医罚字[2015]-201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5000元;2015年10月23日,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局对谢桂芝也作出了益赫卫医罚字[2015]-20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5000元。2015年7月7日,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局对砂子岭村第二卫生室擅自变更《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执业地点开展疾病诊疗活动的行为,作出了益赫卫医罚字[2015]-20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非法所得,罚款5000元。

龙柳青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却以“没有造成非法行医罪所要求的情节严重的后果,不涉嫌犯罪”为由拒绝立案。

无可奈何之中,2017年6月1日,龙柳青向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8年7月27日,一审开庭。法院认为,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受国家法律保护。判决易华明、谢桂芝、砂子岭村第二卫生室连带赔偿夏浩然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后续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住宿费等损失共计243952元,砂子岭村委承担连带责任。龙柳青不服,认为赔偿费用过低,提起上诉。

2019年2月25日,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易华明、谢桂芝、砂子岭村第二卫生室连带赔偿夏浩然损失共计265952元,扣减易华明已支付的5000元,还应支付260952元,砂子岭村委承担连带责任。

要维权,路漫漫其修远兮

目前,夏浩然情况严重,还在各大医院接受治疗。虽然法院判了260952元,但龙柳青一家一直都是举债度日,夏浩然今后还需要一大笔费用来诊治,龙柳青不知如何是好。

湖南某知名律师认为,根据《刑法》第336条的规定,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情节严重,包括“造成就诊人轻度残疾、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夏浩然已被评定为九级伤残,是轻度残疾,完全符合立案标准,公安机关没有理由不办理。至于因果关系,夏浩然家族没有癫痫遗传史,而益阳市中心医院出院诊断为药物反应,绝对是因为黑诊所注射头孢哌酮舒巴坦钠药物没做皮试,导致夏浩然出现口吐白沫、抽搐、昏迷等症状后才引起癫痫的。

同时,根据夏浩然现状,结合医生所说,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共同发布的《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第5.6.1条:颅脑、脊髓及周围神经损伤2)外伤性癫痫(中度),夏浩然已构成六级伤残。

另外,事发时夏浩然还不到四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条明文规定:“保护未成年人,是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和其他成年公民的共同责任。对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予以劝阻、制止或者向有关部门提出检举或者控告。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当教育和帮助未成年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增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增强社会责任感。”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全社会都要了解少年儿童、尊重少年儿童、关心少年儿童、服务少年儿童,为少年儿童提供良好社会环境。对损害少年儿童权益、破坏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言行,要坚决防止和依法打击。”

一次没有皮试的药物注射,让夏浩然的人生滑到了谷底,也让夏浩然全家负债累累。这些年来,夏浩然全家四处求医,辗转各地。夏浩然的遭遇也激起了全国各地知情群众的愤慨,纷纷出谋划策,想为夏浩然讨一个说法。据悉,龙柳青近日将重新提起诉讼,后续发展如何?人们将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原文链接:http://www.ssx360.org.cn/bencandy.php?fid=26&aid=4809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