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法制万象  >> 查看详情

河南南阳形成的这一起离奇错案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19-07-10 08:38:28  点击:281 
分享:

近年来,各种冤错案件不断刺激公众的神经,无不激起了公众对司法公正性和正义性的强烈质疑。从多起冤假错案的情况看,认定犯罪事实的证据多存重大疑点。这些案件最终因“亡者归来”、“真凶出现”或“事实证据不足而被推翻”。纵观其因,大多是由“违法办案”形成冤假错案。

然而在河南省南阳市经侦队长刘志恒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和党性观念,违法办理王超案件,使归属于王超价值市值两个多亿的资产被无偿过户到控告方名下,致使王超破财后并遭牢狱之灾。

王超母亲控诉书

据王超父亲王炳华的举报材料显示,人为制造管辖权,吴克龄为了能在南阳市立案,联合南阳市经侦队长刘志恒(音)伪造了王超曾在南阳市向吴克龄汇报工作,可以把股权转让给聊城管理层的证人证言,之后吴克龄又会同其一致行动人员吴同刚(吴克龄侄子)、陈祥(吴克龄司机)、彭涛、李铮(吴克龄情人)等签署证言和情况说明,将王超案件的管辖权定格在南阳,配合侵占他人资产。刘志恒以合同诈骗罪名义羁押了王超的,随后又羁押了王超的弟弟,通过限制王超及其弟弟人身自由,在侦查阶段多次安排吴克龄和王超进行和谈,以破财免牢狱之灾和再行抓人进行威逼引诱。在此情况下,王超被迫同意以自己控制的资产弥补泓源水业的损失,而且弥补泓源水业损失是以吴克龄还原事实真相为前提。刘志恒竟无视王超弥补损失的前提条件而强行扣押过户归属于王超的资产,显然违背了王超的真实意愿。扣划资产缺乏依据,刘志恒强行扣划王超资产的价值应当进行司法评估。弥补损失必然涉及损失是多少,扣划的资产价值又是多少,应当进行司法评估。然而刘志恒在王超被羁押期间,强行押解王超的弟弟将王超控制的资产,不加区分、尽可能多的强行扣划给吴克龄指定的公司和个人。

现居山东省济南市王超父亲王炳华叙述:王超及其弟弟当时的处境是都被采取强制措施,南阳市公安局经侦队长刘志恒只让王超和吴克龄见面谈资产问题,而不让王超和他弟弟在公安机关在场的情况下见面安排是否过户资产以及如何过户资产的问题。很显然,刘志恒是故意不让王超和他弟弟进行信息互通,王超的真实意图得不到弟弟的理解。从而导致王超资产被侵占。吴克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书查明的事实为,吴克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接近200亿元人民币,汉唐证券8.16事件发生后,中国人民银行前期就拨付了接近18亿人民币的风险处置金,这么大的资金缺口哪里去了?公安机关对吴克龄做的证言说的很清楚,泓源水业的四亿注册资金除深圳翰成3000万元是自有资金外其他都是来自汉唐证券,在汉唐证券破产被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托管的情况下,特别是泓源水业公章和法定代表人印章都在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的情况下,泓源水业私自刻制印章,而且不敢把资产留在自己名下而是指定他人代为持有,这些显然是违法行为。王超即使真的退赔资产也应当退给泓源水业的托管人或者债权人,而不是吴克龄所指定的公司和个人。刘志恒在办理王超案件的过程中对此情况是明知的,然而不是纠正制止错误而是帮助吴克龄转移资产,不但是严重的失职行为,而且属于重大的渎职行为!直接导致国有资产的严重流失。

办案人员和原告大吃大喝照片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王超及律师多次向法院申请对公安机关扣划的资产进行评估,以确定其价值。仅仅依据没有实际交易的价格是不能确定强行扣划资产的实际价值的,也无法确定泓源水业损失的具体数额。何况,辩护人当庭提交了泓源水业也认可的强行扣划财产的实际价值远远大于泓源水业的损失。在过户资产过程中,刘志恒在吴克龄提供经费情况下大吃大喝,带领办案人员玩。

没有向法院检察院上缴的股权分红凭证

另据山东省盛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介绍,南阳市刘志恒在办理王超案件过程中,隐匿关键证据,造成王超无辜被判职务侵占罪。且采取威逼手段,违法将王超2亿多元的资产非法过户给吴克龄指定的公司和个人,其行为实属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背后的利益驱动不排除其与吴克龄之间的利益交换的可能性。为了吴克龄的利益,刘志恒在协助吴克龄伪造证据治罪王超的同时,隐匿从济南鹊华等公司调取的可能证明王超无罪的证据,致使王超案件形成重大冤假错案。在王超案件申诉过程中,律师曾到济南鹊华制水有限公司(下称鹊华公司)调取了原审法院判决王超所侵占股权的分红资料,发现王超所侵占股权的分红由鹊华公司领取,该事实足以证明王超不构成职务侵占,即使王超职务侵占了上述股权,为什么股权分红不是王超的,而是鹊华公司的?

办案人员在办案期间游玩的照片

同时,在调取上述分红资料过程中,发现侦办王超案件的刘志恒早在2012年3月份调取到分红资料的证据,但其却隐匿了该份证据,未把该证据移交到检法。分红的证据足以证明王超不构成职务侵占,但由于刘志恒隐匿了此重要证据,造成王超被判犯职务侵占罪的恶劣的后果。

刘志恒隐匿证据的行为,符合《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隐匿证据,造成无罪的人被刑事追究”的规定,应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刘志恒的法律责任。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中严格规范涉案财物处置程序,第46条明确“除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另有规定以外,公安机关不得在诉讼程序终结之前处置涉案财物”,并强调“不得超权限、超范围、超数额、超时限查封、扣押、冻结”。

刘志恒的行为是典型的利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也是企业家们反映较为突出的问题,最高法院研究室负责人表示,此类问题直接影响到企业家人身及财产财富安全感,更关系到企业家能否真正做到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

国家公权力成了刘志恒帮助他人非法夺取财产的工具。刘志恒的行为,除造成王超经济蒙受巨大损失外,还造成济南巨额国有资产流向吴克龄。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严重败坏了公安人员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

针对此事进展,本网将继续关注。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