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法制万象  >> 查看详情

陕西神木诈骗案中案 40亿乱象是否存在“幕后圈套圈”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06-24 12:08:21  点击:2104 
分享:

12

     陕西省神木银丰陶瓷有限公司是神木市当地知名企业,由陕西银潮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和神木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注册成立,公司成立十年却官司缠身,2019年该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刘雄被法院执行限高令,把神木银丰陶瓷推向风头浪尖。

    据悉,神木银丰陶瓷获批用地898亩,没超1000,有审批文件。目前企业实际占地400多亩,至今未交土地出让金。(记者 友谊摄)

    2011年,陕西省神木市发生一起特大集资诈骗案,神木居民刘旭明以在内蒙古阿拉善盟收购一大煤矿为名,实施集资诈骗、合同诈骗等手段,涉案金额40亿元之巨,榆林市检察院公诉时公布查实近16亿元。本来这起集资诈骗案线索明了、证据确凿,拘捕诈骗嫌疑人后认真追查,绝大部分诈骗款是可以追回补偿被害人的。但案件历经9年漫漫侦查路,幕后却一直有几只无形的“黑手”在非法攫取诈骗资产,刘旭明诈骗的资产不是被转移,就是被不法侵占;以致有两名被骗受害人无奈自杀!绝大多数被骗受害人的损失一直得不到追偿,很多人背负债务,生活陷入困境;而查得的部分钱款也一直不给被骗受害人补偿。

   触目惊心涉案40亿元被骗受害千余人

    记者了解到,2014年4月19日,刘旭明涉嫌集资诈骗罪被逮捕之后,神木市、榆林市两级公安机关介入侦办。这一集资诈骗案由榆林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公诉时查实诈骗金额近16亿元,受害者达1000多人。其中,神木市公安局安保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诈骗1800万元,无法还债,逼迫自杀;神木二中教师王和平被骗8000多万元,多人围门讨债,被迫自杀身亡。2017年9月,刘旭明诈骗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靖边县开庭审理,于2018年7月2日宣判刘旭明无期徒刑。刘旭明不服上诉至陕西省高院,历经一年多审核,2019年底发回重审。据悉目前仍在侦查,收集补充证据。

    据悉,刘旭明诈骗案涉案金额40亿元,受害人达千人以上。本来,应该尽快查明查实、追回其诈骗资产,尽量弥补受害人的损失。然而9年多过去,绝大多数没背景的普通受害人是损失没有得到半点补偿,亦无任何说法,就是因为借诈骗案案发之机非法攫取其诈骗资产的“黑手”在作祟。日前,记者接到刘旭明特大集资诈骗案受害人杨卡柱、侯晓军等人的投诉,列举大量事实,述说侦办刘旭明特大诈骗案幕后的“黑手”,他们就是陕西银潮矿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刘银娥,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组长高文广,神木市原公安局局长周吉斌(已去世)、神木市锦界工业园区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凤君。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刘银娥是案中案巨贪

    投诉书说,大量事实可以证明,刘银娥是攫取刘旭明集资案诈骗资产的“黑手”之一。刘银娥任陕西银潮矿业集团董事局主席,曾是省、市、县三级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已于2017年被免),现仍是市、县人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省工商联执委、神木市市长联络员。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刘银娥将刘旭明集资诈骗案视为攫取刘旭明诈骗资产的难得的良机,采取各种非法手段,非法攫取侵占了大量钱财。

    投诉书说,“ 2012年4月,刘旭明诈骗案受害人之一高炎碔经朋友王凤义介绍认识了刘旭明,刘旭明称其在内蒙古阿拉善盟收购了一个煤矿,名为石陀山煤矿,手续齐全,还拿出煤矿的六证复印件,称有意找人合作。经商议,高炎碔同意入股1个亿,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书。然后高炎碔分4次给刘旭明支付入股款6000万元。尽管余款4000万元一直未付, 2012年4月16日刘旭明也给高炎碔开了一张壹亿元整的入股凭条。这是否与高炎碔的父亲高崇飞是时任神木市人大主任有关,不得而知。过了一段时间,高炎碔多次找刘旭明询问煤矿的开采情况,刘只是闪烁其词,高炎碔发现这是一个骗局。于是,2012年11月20日高炎碔向神木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其父高崇飞也给侦查大队打招呼报案。高炎碔报案后,又给其他被骗入股人打电话,叫赶快报案,刘旭明诈骗案案发。神木市公安局经初查,认定符合立案条件,经局领导批准立为合同诈骗案侦查。2012年11月22日,刘旭明诈骗案被正式立案进行侦查,并被拘留。”

    “然而,不可思议的蹊跷事出现了:头顶那么多耀眼光环的刘银娥竟不怕担责,甘愿为诈骗嫌犯保释。她积极活动串通,作为取保候审担保人于2012年11月30日将已被立案侦查拘留的刘旭明取保候审。刘旭明被取保候审释放后,有了充裕的时间将所有资金进行了转移,另有其80辆豪车如有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路虎等,以及多处房产也不翼而飞。给刘银娥的小额贷款公司就转入人民币6个亿多元。刘银娥铤而走险,保释诈骗嫌犯这一招做得太绝,非法攫取资产之大与洗钱无异!这时,得知消息的众多受害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向神木市公安局报案,要求逮捕刘旭明。但直到2013年3月13日,在受害人强烈要求及舆论施压下,在外自由了4个月零13天的刘旭明才再次被拘留。

    刘旭明被再次拘留之后,刘银娥非法攫取刘旭明诈骗资产的手并未停止,又玩了偷梁换柱的戏法,她竟然直接接管了刘旭明的神泰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职位,并甘愿替刘旭明承担欠下的很多债务。如高炎碔6000万元入股款(刘旭明打了1亿元的入股条),刘银娥用上河煤矿4000万元股份相抵(上河煤矿4000万元股份当时价值1个多亿)。刘银娥越庖代俎,擅自将刘旭明的资产处置给高炎碔,就是因为高炎碔的父亲高崇飞是神木市人大主任吗?刘银娥还越庖代俎,给刘旭明诈骗受害人神木一些有影响的人(极少数人)变更入股凭条,亦即其要替刘返还入股款。可是对绝大多数无任何背景的普通群众受害人,刘银娥则是另一副嘴脸,不仅不替刘旭明偿还入股款、变更入股凭条,还利用黑社会分子郭某指使四五十个黑社会成员,威胁逼迫很多受害人,要求他们写谅解书,以减轻刘旭明的诈骗罪行。

    至此也就不难理解,刘银娥为何积极为诈骗嫌犯刘旭明取保候审担保,原来她这个保释人从中可以赚得钵满盆满。刘银娥用从刘旭明诈骗案中非法攫取的大量钱财到处投资,买通关系,上下通吃,左右逢源。“被骗受害人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认真查处刘银娥在刘旭明诈骗案中的违法行为,坚决追查她非法攫取的刘旭明的诈骗资产!”

    公安局高文广滥用职权“近水楼台”

    投诉书说,神木这桩数额之大、受害人之多、影响之恶劣的诈骗案,之所以近十年办不结案,诈骗财产有的被转移、有的被非法攫取侵占,迟迟追不回来,这与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高文广的渎职嫌疑有关。

    高文广作为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刘旭明诈骗案案发后担任其专案组组长,明知被骗受害举报人数众多,刘旭明涉嫌巨额诈骗,拘留后应当严密看管,严防其转移资产及发生各种不测,但他却滥用职权,同意刘银娥保释,且在其未交保证金的情况下,准许刘旭明取保候审,释放了诈骗嫌犯,让刘旭明有足够时间将诈骗财产进行了转移,从而造成了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得不到追偿弥补,以及两个人被骗受害人逼迫自杀的严重后果。

    投诉书指出,而在高文广这个专案组组长带领下,刘旭明诈骗16亿元,专案组仅仅查到人民币10万元和16辆普通废弃轿车。明显不作为!但榆林市公安局专案组接手刘旭明诈骗案后,很快查出刘旭明藏匿现金4500多万元,刘旭明在北京一套价值几千万的房产,以及长春的房产、乌海的房产、神木的别墅等等,达1个多亿。两者的反差是多么大!很明显,高文广与刘银娥等人相互勾结、沆瀣一气,借刘旭明诈骗案之机非法攫取侵占诈骗资产,干得是非法勾当,他们是诈骗案背后的骗子、“黑手”!

    神木市公安局已故局长周吉斌、副局长高文广等,在侦办刘旭明诈骗案中非法攫取多少钱财,人们不得而知。但是,“明摆着,他们就是借侦办刘旭明非法集资诈骗案攫取诈骗资产的公安机关的败类!高文广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诈骗受害人强烈要求坚决查处其渎职罪、滥用职权罪,强烈要求追查其所攫取侵吞的不法利益。”投诉书十分愤慨。

   投诉书说,众所周知,高文广早在2003年在府谷县公安局任政委、党委副书记时,就曾滥用职权,擅自对时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赵玺荣、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甄祖乐和府谷县公安局局长霍宏雄等三人实施电话监控,被称为中国的“水门事件”。高文广因此涉嫌滥用职权罪被榆林市检察院刑事拘留、“双规”,并被开除公职。时隔多年,高文广竟然莫名奇妙的洗白,并摇身一变调到神木市当上了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由这样一个钻进公安队伍、惯于滥用职权的嫌犯办案,其结果可想而知。在此,受害者一定要问个明白:高文广滥用职权被刑事拘留、“双规”并被开除公职,他是通过什么途径进行洗白,又是经过何人之手得以从府谷调到神木公安局且当上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的?

   刘旭明被查封的1.2亿元入股款“不翼而飞”

    投诉书说,刘旭明用各种手段诈骗大量钱款,到处购买房产别墅、高档轿车,投资入股。他将其中一笔诈骗款1.2亿元入股在神木市锦界工业园区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凤君名下(刘旭明在法庭上亲口称其在北元化工入股1.2亿,有录音为证),检察院公诉时也出示了刘旭明在北元化工1.2亿元股份的确实证据。2013年,神木市公安局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查明刘旭明给北元化工打款8000多万元,余款则是刘旭明给王凤君的私下转帐。后经榆林市专案组查明后,将王凤君北元化工厂刘旭明的股份查封,并将王凤君拘捕到案,但三天后又将其释放了。而蹊跷事又发生了:王凤君释放后,刘旭明给北元化工的入股款也无形中消失了。同时,王凤君又将其在北元化工所持的股份转给了陕西恒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让恒源集团占北元化工31.66%的股权。(2019年6月5日北元化工正式上市,上市后股值增值7元左右。按此推算,刘旭明在北元化工所持的股份1.2亿元现已升值为8.4亿元。)被查封的刘旭明的1.2亿入股款亦即被骗受害人的钱款,就这样转来转去消失了,便没有被骗受害人的份儿了。受害人不禁要问:已经查封的诈骗涉案款,是谁批转转走的?必须查清!强烈要求追究批转转走属于刘旭明的8000万元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强烈要求追缴刘旭明入股北元化工1.2亿元现值8.4亿元的股份,返还给被骗受害人!

    投诉书要求,刘旭明犯集资诈骗、合同诈骗、诈骗三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罪有应得。“我们受害人恳请司法机关,必须严惩诈骗犯刘旭明,强烈要求涉嫌借刘旭明诈骗案案发之机非法攫取侵占诈骗资产的刘银娥、高文广、王凤君等人的法律责任,追回他们非法攫取侵占的诈骗资产!”投诉信强烈要求。

    投诉书另有4个与刘旭明集资诈骗案的相关问题,呼请国家相关机关重视核查:一、被追回的部分诈骗资产现在何处,为何至今不给受害人补偿?二、高炎碔入股6000万元,刘银娥替刘旭明返给1个亿,就因为其父高崇飞是神木市人大主任吗?多拿这4000万元,高崇飞要有个合理的解释。三、不论是谁批准,王凤君将已被查封的8000万元刘旭明诈骗来的入股款私自转走,法律为什么不直接其责任?四、刘银娥的神木银丰陶瓷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违规使用土地的情况,多年来,该公司使用土地400亩,一直拒绝交纳土地出让金。

    公安局侦办刘旭明集资诈骗案,又引发出案中案:违法乱纪、攫取侵占、滥用职权、贪污腐败……可谓乱象重生,查处进展如何,千余名受害人将拭目以待,持续跟踪。(中国新闻日报社记者 友谊)

点评

    集资诈骗案在刑事案件中并非属于疑难案件,但各地在办集资诈骗案件中,却屡屡久拖不结,引起被害人愤怒,集体上访,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和不稳定因素。笔者在审查办理多起集资诈骗案件中发现,造成这种久拖不决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

    1、明面上的案件犯罪当事人,背后均有着较强大的社会关系网或直接、间接利益者,这些关系网中的利益者大都是政府机关中的实权派,他们直接插手干扰案件的办理;

    2、公安机关中的办案人,受领导指意,丧失原则,或消极对待久拖不决;或利用手中权力,编造理由将违法说成合法;或与当事人串通,伪造和编造证据,人为的将原来比较清晰的案件线索,采取堵漏的方法,将整个案件搞得乌烟瘴气,矛盾重重,为犯罪当事人开脱。对此,笔者认为当地纪委或监察机关在接到类似案件投诉时,应将上述2点纳入重点进行监督,清除司法蛀虫,保证法律的公平与公正!(中国新闻舆论监督研究中心研究员、法治舆情网总编辑苏玉东)

    “打了不罚,罚了不打”,不是正确的法治思维

    民间俗语有言:“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是指对犯了错误的人,只采取一种惩治方式,或打或罚,只取其一。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讼,就是常常见到的鲜活案例,往往是被告人被判刑罚,民事责任似乎就可以不再负担,这种错误的思维在民众中泛滥已久。在司法实践中,某些执法机关和侦办人员也大行其道,看似迎合了民众,实则是钻了法律的空子,掩盖了不作为,掩盖了枉法,掩盖了渎职,甚至掩盖了取得不当利益的犯罪勾当。

    这种思维,不是正确的法治思维,它的错误在于不能有效地保护受害人正当的、合法的权益。此案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受害人最终的诉求是拿回自己的投资和借出去的资金,而不仅仅是被告人受到的应有刑罚。刑罚,是一种手段,是维护合法权益的手段,是惩戒犯罪人犯罪行为的强制性手段,这种刑罚不是以民事责任的灭失为代价,更不能以牺牲民众合法权益为代价。

   集资诈骗16亿元,没有钱“退脏”受害者手中。公安机关对犯罪人采取强制措施时,查扣犯罪人1.2亿资金,这部分钱去了哪里?这需要给1000多名受害者一个交待,给社会一个交待,给“法治中国”一个交待。

    涉案金额如此巨大,涉案人数如此众多,此等重罪,还得以从公安机关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得以将资金、车辆、房产轻松地转移,被告人做好了被“打”的准备,甚至“罚”和非法所得应予赔偿的资金,只会是纸上的数字了,受害者拿不到一分钱,赢了官司输了钱,又是一个鲜活的实例。

    刑事附带民事,不应重视刑事而忽视民事, 对于犯罪嫌疑人的民事责任,审判机关要依法判决并依法执行到位,由此上溯到公安机关侦办阶段,对于脏款的查扣也是执法的重要环节,更是保护受害人权益的重要保障,对此期间不法资产的转移,应继续予以追缴。放任不法资产转移、藏匿,就是枉法,就是渎职,是执法犯法的犯罪行为,罪加一等,必须严惩。

    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无期徒刑,被告上诉,近日省高院发回重审,民事责任如何追究?这是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希望“打”了也要“罚”,拿回自己的血汗钱,同样是1000多名受害者的期盼。(王君:刑事侦查硕士,法学博士,原北京警察学院教授,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原文链接:香港记者网   http://www.ccnna.com.cn/?news/165=&from=singlemessage
  备注:本网不代表本网观点,删除更换即使联系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