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法制万象  >> 查看详情

上市公司北京双鹭药业被举报虚开近亿元增值税发票 开票公司存疑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07-21 18:48:21  点击:648 
分享:

“严厉打击医药企业与合同营销组织(CSO)企业串通,虚构费用套现以支付非法营销费用的违法行为。”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卫健委、国家财政局等9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中明确提出。

而作为上市医药公司——北京双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鹭药业’)近日被举报称,“其近年来虚开增值税发票超亿元,虚开单位主要集中在上海、成都、江西等地,以‘推广服务费’等名义虚开发票。”

知情人士透露,万载呈瑞商务服务公司在和北京双鹭药业没有真实业务情况下,仅在2018年就为北京双鹭药业公司开具300万元的推广费,发票号码:02878201~02878230(连续开具30张增值税发票,每张票金额10万元,共计300万元)。

记者以另一公司医药代表的身份致电其负责人,该负责人含糊其辞表示没有给双鹭药业开过增值税发票,并同时表示万载呈瑞公司已经注销了。

工商资料显示,万载呈瑞商务服务公司成立与2017年05月15日,注册资本200万元。而该公司在成立不到一年多后的2018年9月12日注销了。

此外,成都宜事康科技咨询有限公司同样在和北京双鹭药业没有真实业务情况下,仅在2018年就为北京双鹭药业公司开具300万元的推广费,发票号码:05319117~05319146(连续开具30张增值税发票,每张增票金额10万元,共计300万元)。成都宜事康科技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03.29,注册资本200万元。

据反映,虚开增值税发票额度较高的上海诺颐医疗科技中心,“天眼查”显示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崇明县潘园公路1800号2号楼2496室。该公司在和北京双鹭药业没有真实业务情况下,在2017至2019年的三年中为北京双鹭药业开具名为“技术服务费、推广服务费”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累计达7000余万。

记者调查发现,上海诺颐的关联公司上海彭朗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上海璐晁医药科技中心等存在相同的业务即——医药领域的技术推广和服务以及商务咨询和市场信息调研,而且三家预留工商登记电话均相同。记者电话上海诺颐,提及合作及发票事宜,接电话人员表示,必须当面交流。

“必须是熟悉的人,才会给你做业务,现在严查普通人打电话肯定不理你。”一位资深医药代表直言,“虚开发票多是以技术推广、服务以及市场调研为主,倒查核实他们的会议时间地点,一查就知道了。根本没开会,也没有调研。”

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双鹭药业的关联公司上海信忠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为北京双鹭虚开了7280万技术服务费发票。公开资料显示上海信忠是双鹭药业来拿度胺胶囊的全国总代。但该公司没有药品销售GSP的资格,不能销售药品,就是帮助推广和介绍业务,来那度胺上市至今,总共终端销售也就2亿多元,但在信忠开出去的技术服务和咨询费增值税发票就高达7280万元。但上海信忠很少召开任何学术会议和学术推广工作。

2019年7月份,有媒体曾问到“来那度胺上市以来累计完成多少销售额”,双鹭药业董事会秘书梁淑洁表示无法给出具体数据。双鹭药业在2018年和2019年年报中未提及该药全年为公司贡献多少业绩,只有2018年半年报显示来那度胺2018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为4800余万元。

双鹭药业2018年和2019年年报显示,上海信忠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信忠”)2018年和2019年服务费和市场调研费总共5424.74万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服务费分别为1211.14万元和2090.95万元;2018年和2019年市场调研费为1273.58万元和849.06万元,

对此,双鹭药业在年报中解释称,服务费、推广会议费、其他费用增长较大主要系新药品上市,加大对新药品的市场推广;同时为了促进收入增长,公司加强市场推广力度所致。

2018年和2019年双鹭药业的销售费用占营业额的比例一直维持在40%以上。2018年年报显示,上市公司2018年销售费用为9.11亿元,比 2017年的 3.69亿元增长146.65%。2018年销售总额约为21.67亿元,销售费用占总销售额的42.04%;2019年销售费用约为8.90亿元,总销售额约为20.30亿元,销售费用约占销售总额的43.86%。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截至5月14日,324家A股药企发布了2019年年报,剔除百奥泰、泽璟制药两家尚未盈利的科创板公司,322家药企整体销售费用为2876.52亿元,同比增长11.75%。从销售费用率看,2019年整体费用率为16.49%,较2018年的16.69%略有下降。

以2019年为例,双鹭药业的43.86%的销售费用率远高于16.49%,是其约2.66倍。

近年来,国家在医药行业实施了“两票制”改革,主要目的在于有效减少药品从药厂到医院的流通环节,降低药品成本。知情人士称,不过从目前来看,两票制并未从根本上解决药企销售费用过高的现象。从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目前A股300家医疗健康类企业中,有264家在2019年的销售费用反而高于2018年。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查询,在2020年1到4月,全国有42家药企、15家医疗器械企业、83家CSO企业因虚开发票、偷税等税务行为被查。

而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曝出,、、齐鲁制药等知名药企行贿医院领导。“而行贿款项便来自于虚构费用套现所得,这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业内人士直言。

发稿前,记者电话联系双鹭药业董事长徐明波,对方表示,采访须通过函件进行,记者随后发函致双鹭药业提出上述相关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原文链接:http://www.hxxkw.org/dujia/rdxw/106263.html?from=singlemessage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