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法制万象  >> 查看详情

开发商甘从高”被判刑 合伙官员” 裴广友却无恙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08-31 10:39:55  点击:1003 
分享:

我叫胡传伟,实名举报光山县粮食局副局长裴广友非法集资一案:根据河南省光山县人民法院(2017)豫1522刑初163号《刑事判决书》显示,证人李国琴的证言:甘从高委托裴广友从杜德明个人手中借过款;法庭认定:杜德明经别人介绍,筹借2700万元的集资款,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写的很清楚,个人集资款应该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

2014年4月25日裴广友为甘从高在杜德明处借款1500万元做保证人。以甘从高《刑事判决书》中的借款协议书”完全可以证明。

光山县粮食局副局长裴广友用处置秀水蓝湾项目资产收入,还了这几笔高利贷本息。裴广友经常为甘从高“非法吸存”进行担保。

下面是裴广友与我的对话录音对译(节选部分):

我:你(裴广友)替他(甘从高)还5分的高利贷是真的不?

裴广友:我为什么要还三分五分的(高利贷)呢,是甘从高借钱,我但的保,我如果不把这个问题处理掉,我就犯罪,我写的借据。甘把钱借后,比如说找信阳人借钱或者是一些项目,成了甘用钱我担保,包括朱世强、老马的女婿,也是他(甘从高)用钱我担保,他进去了,朱世强找我,连本带息不还啊,不还给人家,人家不执行我嘛,我也不是傻子,不怕啊。戴启良也是我担保的,都到法院告我多少次了,还了以后不是轻松了嘛。

知情人讲:甘从高向马元宏、朱世强处集资是裴广友为甘从高担保,因为马、朱二人对甘从高不信任,裴广友是局长担保才肯集资。其中:朱世强集资100万元;马元宏集资200万元。

另外甘从高向朱世强、马元宏集资是在裴广友担保下促成,集资款合计300万元。显然,裴广友作为担保人得到集资人的认可,这与其是县政府派驻到秀水蓝湾项目及副局长身份有直接的关系。裴广友作为介绍人、担保人,促成了甘从高向杜德明集资几千万元的事实。不客气地讲:甘从高能按“非法吸存”判刑,裴广友是帮凶,为什么没有被判刑呢?

甘从高是借款人裴广友是担保人

根据 《刑事判决书》(2017)豫1522刑初163号附带的《集资参与人名单及金额表》显示:裴广友465万元,已偿还170万元(没有标明还的是本还是息)。

裴广友处置资产后优先偿还高利贷,甘从高狱中写委托还我欠款,裴不管不问

据2017年12月30日光山德厚昌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秀水蓝湾房地产项目资金汇总表》资金支出部分显示:短期借款:还款马元宏236万元,朱世强100万元,裴广友580万元。财务费用:朱世强利息162万元,利转利产生45.36万元,集资款利息308.849万元。 

我去光山县粮食局找裴广友副局长要欠我的钱。我说甘老板给我写个东西。让你把他欠我的钱还给我,这个钱是用到工程项目了。裴说:我想还谁就还谁,跟你什么关系,项目没有钱了,我不可能把我家的钱拿来还你。

我问裴:指挥部派你到项目具体承担哪些工作?

裴副局长:由于项目拆迁时涉及到粮食局职工的房屋,所以我主要负责对职工做工作接受拆迁,同时处理上访与维稳事宜。

我问:你处置秀水蓝湾一期项目的资产,是谁批准的?

副局长:我受甘从高个人的委托,处置其资产来偿还吸存借款和欠的工程款,有四份委托书,现在秀水蓝湾一期的资产都是我处置,包括财会都与德厚昌业公司财会分开了,我有公章;我优先偿还自己的钱和我担保的借款也没有什么不妥,这事谁遇上不也得这样办嘛,应该理解些。

我问:接受甘从高的委托与处置其资产事宜,是指挥部安排的?还是指挥部指示你做的?

裴副局长:指挥部是知道的,你们可以问问魏庆瑜主任,他都知道。

裴副局长:你们问魏庆瑜主任吧,他知道的。

       裴的老婆持有德厚昌业公司股份

裴广友处理德厚昌业公司一期遗留事宜之际,利用其影响力使老婆杨应林在公司持有股份,亦是明显的侵占行为;本来甘从高的股份出让所得款是用来偿还存款人钱的,现在被裴广友侵占了,存款人将得不到偿还的钱了。造成我的钱不能按时偿还。

根据“国家企业信誉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德厚昌业公司股东及出资信息显示:2016年10月12日杨应林,认缴出资金额:450万元,占股15%。这期间也正是裴广友接受甘从高的委托期与被县政府派驻德厚昌业公司期。

根据工商信息天眼查到裴副局长妻子杨应林在德厚昌业公司持股15%

我问裴副局长:你在接受甘从高委托处置其资产期间,你妻子持有公司股份合适吗?

裴副局长:甘从高欠我们钱呐,有什么不妥嘛?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59条:公务员应当遵纪守法,不得有下列行为:违反有关规定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

恳请纪委部门查证核实!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