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法制万象  >> 查看详情

扬中玉龙套路贷水深网密百姓遭殃 ——江苏省镇江市扬中市的投诉调查报道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11-05 23:05:52  点击:51337 
分享:

   来源:广东在线,2018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以来,江苏扬中这个以河豚扬名的美丽岛城迎来了一道曙光,揭开了扬中套路贷大势盛行的魔盒。群众举报络绎不绝,关于扬中套路贷的媒体报道不断。中央巡视组一批又一批来镇江、扬中督导,但地方政府某些领导与部门没有按照中央扫黑除恶的精神彻底侦查,反其道而行之,采取压案不查,欺上瞒下,敷衍了事过场。面对举报人的事实,不是大刀阔斧的侦查,而是搪塞了事,继续编织他们的保护网。以陈玉龙等人为首的扬中玉龙公司套路贷、高利贷团伙,就是扬中扫黑除恶的“毒瘤”,该团伙通过高利贷、套路贷危害了数十家民营企业和数百人家庭,致使多数企业经营困难、停产、破产、解散,造成成千上万员工下岗失业,已造成地方金融风险和社会稳定风险的严重隐患。投诉人:陈恒卫、姚纪荣说。

    扬中陈玉龙及其控股公司打着国企的旗号,变相发放高利贷、套路贷,成为有组织有预谋分工明确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该团伙有陈玉龙的亲戚施正春一手操盘,他是律师出身,知法犯法,设计陷阱,恶毒无比。法人代表兼会计是陈玉龙老婆的侄女姚婷,他们打着国企的旗号和扶持地方企业发展的幌子,代理经济合同弄虚作假,欺诈隐瞒,提供虚假取证材料,钻法律的空子故意挖坑,掩盖其套路贷之实。借道民间借贷、股权投资、对赌等惯用手段,利用法院的公权力,勾结扬中市法院部分法官枉法裁判,通过“诉讼”洗白非法收益,通过所谓的“合法手段”侵吞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陈玉龙套路贷侦查权蹊跷突变——按照中央政法委的纪律精神,对于多人举报重复举报媒体关注且久拖不决的案件,必须提级异地侦查办案。陈玉龙团伙套路贷案件从今年8月份定为省扫黑办挂牌案件,授权宿迁警方侦查,举报人的材料谈话都是宿迁警官直接管理。但扬中公安通过种种关系、手段,将该案移回扬中处理,且至今未全面彻底侦查。镇江及扬中公安久拖不决的案件,为什么又拿回管辖权,镇江、扬中两级扫黑办和公安局避重就轻处理,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坊间甚至有法院、公安人员扬言,“斗来斗去还是回到我们手里”,还有公正可言?

    2020年5月27日,镇江市纪委、监察委第九监察室和郭根华谈话,当时郭根华提出要求,镇江监察委副主任庄旭、姚景源,镇江检察院景双彬、扬中政法委繆剑等人必须回避陈玉龙案,因其本人看到他们经常出入陈玉龙会所。扬中在江苏政法系统关系网强大,现在不但是陈玉龙团伙的问题,而且更是部分涉案官员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手中掌握的公权力和关系网,想方设法争夺侦查权,拿回办案权,以达到保护官黑共同利益,平安渡过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三年期限,谁这么胆大妄为?地区级的公安干警水平不如县级能干。诚然,受害者举报三年了,公安有没有侦查结果,媒体报道的扬中高利贷杀人案公安侦查吗?扬中的雇凶杀人案查了吗?扬中夺回侦查权是要依法惩治违法人员,还是另有隐情?或许是要保护谁?

    陈玉龙套路贷团伙涉及的企业多,受害人数多,跨多省放贷,高利放贷金额巨大。陈玉龙、姚婷、唐平、王云、施正春等用公司化、机构化的组织模式,常年在扬中和周边城市进行违法高利放贷、套路贷活动,是黑恶势力团伙。镇江大航是陈玉龙高利放贷的资金平台。扬中市黑恶势力陈玉龙套路贷、高利贷危害数十家民营企业和数百人,致使镇江永成置业有限公司、华鹏(镇江)工程控制设备有限公司、扬中大地水泥有限公司、扬中市永舟汽车轮渡有限公司、镇江天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江苏朝阳湖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常州恒茂电源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彤明高科汽车电器有限公司、江苏巴威节能服务有限公司、江苏腾祥混凝土有限公司、扬中市腾跃建材有限公司、江苏昱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数十家民营企业经营困难,甚至停产、破产清算。陈玉龙套路贷团伙长期放贷金额十数亿之多。陈玉龙团伙以各种方式高利放贷,除了江苏外,还涉及跨省高利放贷,上海、浙江、四川都有作案,情节极其恶劣,实属罕见。

    陈玉龙套路贷团伙业务格式化、标准化。1)对于几十万到几百万的高利贷通常都是以口头或阴阳合同,居间合同等高利放贷,借款人是拿不到合同的,一到时间就通过人为制造违约,现金还款不给收据,玉龙公司施正春雇佣扬中三茅镇专业黑帮外号“扣宝”长期进行软硬暴力催债,上门逼债,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恐吓纠缠滋扰被害人及家属,使受害人及家属心理恐惧、寝食不安。不管是陈学怀案和衡晓案,还是龚玉清案和蒋莉萍案都是陈玉龙团伙典型的涉黑套路贷模式,把无辜者逼君入瓮。(见给省公安厅扫黑办的举报材料)。2)对于上千万左右的高利贷,陈玉龙高利贷团伙采用的是借款合同与居间合同一起的走个简单手续,哄骗签定阴阳合同,做全房产抵押,把能拉进的大大小小亲戚朋友一网打尽。处心积虑制作违约陷阱,然后通过法院进行虚假诉讼,倒逼签订所谓的“谈判”“协商”“调解”等软暴力手段。郭根华闵俊华施源案子、马爱民案子、何文秀案子等等无不进入陈玉龙的圈套。(见扬中陈玉龙案部分受害企业代表血书签字材料)。3)对于三五千万的借贷,陈玉龙团伙的操盘手施正春设计出经典套路,以投资入股为名,行高利放贷之实。他们设置好违约条款,设定好每年的固定收益,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不承担经营风险,再通过扬中法院洗白虚假诉讼,24%的年息利滚利,以达到侵吞对方财产的目的。典型的以投资为名的高利借贷关系。常州恒茂电源科技有限公司、中天蓝瑞公司、江苏彤明高科汽车电器有限公司等等公司都中招受害。

   根据举报人郭根华对媒体反映,镇江市中级法院2019年12月23日终于旗帜鲜明的拿出指导意见函。2020年9月14日号扬中市法院(2020)苏1182民再8号和(2020)苏1182民再9号两个案件再审判决陈玉龙和姚婷涉嫌“套路贷”虚假诉讼,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按照先刑后民,公安至今没有立案。关于陈玉龙套用银行贷款高利转贷案件,涉案金额不单单是郭根华案的600万一笔,据查另外还有几起涉案。但高利转贷罪既然已经查实,犯罪数额巨大,就应对犯罪人顶格收监逮捕。陈玉龙对扬中社会经济没有任何贡献,没有实体工厂实体产业,不招聘员工,偷税逃税,破坏腐蚀当地干部公职人员,给扬中的社会经济政治生态造成极大的破坏,这种人何德何能享有取保候审的资格?!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陈玉龙的套路贷在扬中的盛行,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保护伞,保护网作怪。部分公职人员与陈玉龙狼狈为奸,私设资金池,由陈玉龙代理出面对外放高利贷,利滚利,多次举报,公安压案不查。陈玉龙的资金池有着他们的大批灰色资金。2019年7月8号媒体报道玉龙案件后,陈玉龙隔天就逃往澳大利亚,某位领导冯太惊呼大叫,说她还有一千多万在陈玉龙的池子里啊。甚至狂言“陈玉龙每月给我二十几万,我也不知道怎么花掉?!”一个公务员!哪来的这么多钱?在上海南京还有那么多房产。

   举报人龚玉清谈到,他们的套路贷案子,其中一位借款人打电话请求陈玉龙能否减免一点利息,陈玉龙几次都说:你找王市长(市委常委王成明),我们公司是在他手里成立的,他说行就行!利用国有资产(镇江大航集团)进行民间高利放贷,陈玉龙与政府部分官员狼狈为奸,侵吞国有资产,中饱私囊。

   扬中法院副院长陈明就是陈玉龙白手套的打手。对于主子陈玉龙,他是言听计从,随叫随到。陈玉龙酒后曾经透露,他给陈明两个三百万就框死了他。

  “陈玉龙是经济纠纷,不涉及犯罪”“陈玉龙案子问题是有,但证据不多”举报人联系公安了解陈玉龙案子进展,这些是公安同志的回复,对是否立案没有回音。压案不查,犯罪不入监,公安干警的智勇何在?

   “老陈啊,你也太黑了!”民间还流传着这样的领导对陈玉龙的当面训斥。。。

     综上所述,陈玉龙的职业高利贷、套路贷、高利转贷团伙有组织有预谋非法发放“高利贷”,涉嫌非法经营罪。伙同地方黑势力敲诈勒索,合同诈骗。部分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甚至是陈玉龙犯罪团伙的资金池;他们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诈骗被害人财产,致使数十家企业关门或濒临破产倒闭,严重破坏了地方的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致企业老板跑路,成千工人失业,严重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造成极大的社会危害。陈玉龙团伙套路贷手段玩的淋漓尽致,已成为镇江(包括苏南长三角)地区的一大毒瘤,真可谓天怒人怨。(编辑:张聚德)

   原文链接:http://www.guangdzx.com/zixun/20201105/138703.html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