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立法动态  >> 查看详情

靠行贿起家的黄劲松为何一直逍遥法外?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09-07 16:43:02  点击:644 
分享:

   来源:东南都市报, 今年47岁的黄劲松,只有小学文化,来自安徽肥西县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自1998年进入房地产开发行业以来,以行贿开道,拉拢腐蚀领导干部,虽然贪官们一个倒在黄劲松的糖衣炮弹下,黄劲松的事业却是蒸蒸日上。短短二十来年,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仅以20万元的本钱,获取几十个亿的资产。

   按照刑法规定,行贿和受贿同样犯法。黄劲松为什么能够逃脱法网?当然黄劲也不例,奇怪的是在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受贿案名列第一的他却只判了个缓刑。而排列在黄劲松后面的行贿者都被判了实刑。

   被黄劲松糖衣炮弹打倒的不是倪发科一人,原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先聪,原滁州市委书记江山,原六安市委督察领导组组长(副厅级)陈某某,原六安市副市长王某,原六安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周某(副厅级),原六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魏某某,原六安市舒城县委书记胡某某,原滁州市来安县委书记张某某………

   黄劲松行贿的手段花样很多,他不仅送钱,还会以送房子,送装修,送字画,送玉石,甚至以高价购买贪官亲戚材料,变相行贿的方式,真是五花八门!

   据长安街知事报道,黄劲松为感谢倪发科在加快拆迁,提高容积率,建设用地指标等方面给予的帮助,共计行贿22次,3次送字画,17次送玉石,还给倪发科弟弟送现金16万元。黄劲松给倪发科行贿的总价值达到157万元。

   黄劲松向贪官们行贿,做的不是亏本买卖,换来的回报是丰厚的。用他自己的话说,钱花到哪里,作用起到哪里。我搞房地产开发,从来就不管什么容积率,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事实也正向他说的那样,六安市的明珠广场项目,座落在六安市的中心地带,原规划只有5万平方米,由于行贿,得到了市主要领导的支持,他就建了14万平方米,超建9万平方米。倪发科案件出来后,有关部门按照规定罚款一个亿。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黄劲松至今一分钱没交。是他没钱吗?显然不是的!

   在滁州市,黄劲松拿的第一个项目38亩土地,挂牌是3.5容积率,而他却做成了8.7容积率,仅靠临街13间门面他就收回了全部投资。

    黄劲松行贿的贪官被以法处理了。有没有漏网的贪官呢?还有没贪官的余党还在行风作浪呢?黄劲松能够逍遥法外,继续违法乱纪是不是他的行贿还在起作用呢?让我们来看一下些事情。

    2012年,安徽玄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左立兵因为开发宿州水木清华项目,向黄劲松借款8000万元(实际7736万元,其中5000万元是黄劲松从别处借的)。当时是以左立兵百分之九十五的股权做抵押,用于缴纳土地出让金。左立兵贷款下来后,由于股权抵押在黄劲松,需要他签字,因为倪发科案牵连,黄劲松被有关部门关押,贷款贷不下来,直到一年半后,左立兵期间已还黄劲松11954万元。按道理说,是因为黄劲松不能签字的原因,造成左立兵贷款下不来,损失严重。

    2014年底, 黄劲松出来后,不仅没有感到内疚,反而以大股东的查封左立兵295套房子,并要求对公司清算。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明知借贷关系,仍判令清算,并查封资产和账户。后经宿州中院调解,左立兵才要回股权, 时间已过了4年。

    企业查封3年,对于左立兵来说,损失是惨重的。受害的不仅是左立兵,宿州一千多户业主不能按时接房。房产不能销售,资金不能回笼,左立兵不得不把部分房产抵作工程款和其他借款。

    由于这次以房产抵押工程款和借款,如今左立兵和五十来户业主又遇到了麻烦。原先抵押的房产被合肥市中级人民院查封、拍卖。大家想不通,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中认定,这些房产是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查2016年查封的,其实这次查封是违法的,上级法院已经做了纠正。

    早在2014年,左立兵就与业主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完成了全部价款,大部分业主都已装修入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三人已经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如果第三人对此没有过错,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等有关规定,他们的合同是合法有效的。然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却以低于市场价的6000元一平方拍卖(市场价每平方9000多元)。天理何在?

    难道黄劲松行贿的市场还在吗?

    原文链接:http://www.xmyqb.com/new/2020/guonei_0907/2156.html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