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  >> 立法动态  >> 查看详情

解决失地农民就业,为地方政府解困,不占有他人财产······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20-09-22 22:26:55  点击:496 
分享:

这个民营企业家咋是敲诈勒索恶势力犯罪主犯?

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齐氏工贸有限公司(下称齐氏工贸公司)是当地一家明星民营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齐强是该区政协委员。公司本来具有良好的企业效益和社会诚信度,不料想多年前为帮助政府解困,解决失地农民的就业出路,镇政府协商沟通就同意这些农民自发成立的"车友会"挂靠了自己公司,如今却被认为是与车友会相互勾结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的主犯。

2020年9月17日,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王某、朱某、齐强等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案件进行开庭审理,王某等多名上诉人不服济宁市兖州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在法庭上不承认犯罪,十多名辩护人也全部做无罪辩护,坚持认为一审认定的罪名不能成立,各上诉人无罪!齐强更是认为,无论车友会的罪名是否成立,自己只是根据合法的《挂靠协议》提供代收代付业务,从没有强迫任何人必须与车友会进行交易,更没有敲诈过任何人一份钱,怎么就成了犯罪集团,又是主犯呢?

根据一、二审控辩双方提供的事实材料,事情要追溯到17年前。所谓控制和把持新驿煤矿煤炭运输市场的所谓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并不是兖州法院认定的车友会人员与齐强相勾结的产物,而早由当地政府主导形成。

2003年,山东省临沂矿务局新驿煤矿(下称新驿煤矿)建成,导致新驿镇许多村民失去土地。当地政府为解决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鼓励农民贷款购买车辆从事当地的煤炭运输。新驿镇交通管理所(下称交管所)依据文件,将运输车辆限定为141辆,规定了进行煤炭运输的相关事项和程序,交管所对该141辆运煤车进行管理,还负责与用煤客户谈运费,签订运输合同,安排车辆进矿运煤,用费结算,发放运费等,收取运输业户运费的3%作为管理费,从而形成了由地方政府主导的当地煤只能有当地车主拉的垄断模式。

后来,为进一步保护车主的利益,这些车辆的车主便自发成立运输协会,被人称作"车友会"。车友会的成立轰动一时,镇政府方面,煤矿方面,交管所方面全都参加;社会名流前来祝贺,齐强也在被邀之中;运输业主签字认可,新驿煤矿的运输市场开始由交管所与车友会"共同把持和控制",外来车辆仍是不能进入,运输车主仍要缴纳3%的管理费。

2014年初,新驿交管所要退出管理,车友会便想在当地找一家有资质的企业进行挂靠,继续沿用这一模式,继续维护车主们的利益。而当地政府为了把税收留在当地,也希望维护这一模式。所以镇领导给齐强打电话商量车友会挂靠到齐氏工贸事宜,最后在镇政府及交管所的主导协商下,车友会最后选择了齐强的齐氏工贸公司进行挂靠。双方挂靠合同明确约定,车友会自主开展相关产品经营业务,自主负责解决经营过程中发生的事件,齐氏公司不得主导煤矿的原有模式,不得干涉运煤价格,所有运费由车友会定价。双方具有独立的经营地位,不存在内部管理关系,等等。之后,齐氏工贸公司则完全按照挂靠协议履行义务,车友会怎样与前来运输的物流公司商谈运费,怎样签订运输合同,进行车辆管理、运费结算等事宜等等,与过去交管所管理期间完全一样,而齐氏工贸公司从来不予过问,只是按照协议代收车主3%的管理费,自己留取1.5%的基本挂靠费用。

令齐氏工贸公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到了2018年,车友会的王某、朱某及齐强等人先后被拘留、逮捕,罪名是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犯罪,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犯罪。后经多次补充侦查、延期审理、变更起诉等,兖州区法院于2018年11月25日,分别以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犯罪,分别判处共11名被告人多至十五年、少在四年半的有期徒刑。齐强以犯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且是恶势力犯罪集团首要分子,起重要作用,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各被告人均不认罪,全部提出了上诉。

齐强及其家属觉得非常冤枉。车友会有没有强迫物流公司必须与他们签订合同,怎样强迫的,齐强均不知情,更没有参与。运输合同的谈判、签订均是车友会与物流公司进行协商,齐氏工贸公司从不参与,哪来的强迫?自己只是按照挂靠协议代收费用,其他概不参与,怎么成为主犯?

兖州区法院认定王某及齐强等人犯敲诈勒索罪的主要理由是,这些被告人强行向部分要求自备车辆远途运输精煤的物流公司,收取每吨6到12元不等入矿服务费,但实际上没有提供任何服务,因而构成敲诈勒索犯罪。

所有被告人对此更是不予认可,提出在他们收取这些服务费之前,即交管所管理期间,也同样收取这些外来车辆运输精煤的管理费,这不是车友会的独创。其根本原因在于市场出现了对精煤的需求,而车友会成员的车辆当初是为运输原煤而购买,不适合长途运输精煤。失去这种交易机会,就使当初当地政府保护、体恤失地农民利益的意图落空。允许外来车辆自提精煤并交纳一定的费用,补贴了当地车辆。车友会收取这些管理费后,也把这些费用全部分发给了车主,自己并没有占用。而且,车友会也提供任何了相关服务而不是没有服务。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也就不构成敲诈勒索犯罪。

北京市国乐律师事务所张国律师作为齐强的辩护人,对一审认定齐强犯敲诈勒索罪更是表示强烈质疑,他认为齐强的行为根本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该案的所谓敲诈勒索与强迫交易实质是同一种行为,司法机关不能就同一种行为进行两种评价。首先,一审认定的所谓敲诈勒索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犯罪所侵犯的客体。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强迫交易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即市场交易秩序和他人的人身权、财产权或其它合法权益;而敲诈勒索罪侵犯的客体是简单客体,即公私财产的所有权。本案事实和证据充分证明,车友会收取精煤运输"服务费",煤矿方面证人称其为"管理费",侵犯的客体主要就是市场交易秩序。并且,一审判决也认定该行为严重侵犯了市场经济秩序。而敲诈勒索犯罪属于财产犯罪,侵犯的客体只能是财产权。仅此,认定齐强犯敲诈勒索罪就是错误的。

张国律师认为,在一审认定的敲诈勒索犯罪行为中,齐强既没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去敲诈勒索本案任何被害人,没有侵犯任何人的人身权利,一审认定的车友会人员的行为齐强又不知情,更没有参与;也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为车友会代收这些费用,所代收的费用要全部返还给车友会及所有车主,并且后来大部分费用也是有车友会自己直接收取,自己没想也没有占有被害人一分钱。其既没有本罪的客观方面,也没有主观方面。根本够不上本罪!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不断出台举措,要求健全执法司法对民营企业的平等保护机制,加大对民营企业的刑事保护力度等等。但这一案件却实实在在让人困惑不解。本案所谓受害人物流公司,是在政府及有关部门多次协调下,是在齐强不知情、没有参与的堵路、停运情况下,最后接受这种延续下来的交易模式的。由于齐强没有采取任何行为,没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逼迫物流公司同意,而《挂靠协议》及实际履行中,齐强及齐氏工贸公司都是按照协议约定行事,甚至为物流公司讲请、协调、提供帮助,而没有实施任何一审认定的停运、堵路等手段去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结果却被认定为与王某、朱某等人相互勾结,形成了把持和控制新驿煤矿煤炭运输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并在犯罪集团的形成和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这令许多民营企业无法接受,也在当地造成一定影响。

没有任何暴力威胁没有任何非法占有哪来的强迫交易?没有得到任何勒索钱财哪来的敲诈勒索?难道车辆挂靠的协议不合法?挂靠协议有141辆大车车主自愿签名手印,如果不合法镇政府为何电话通知齐强商量挂靠事宜?所有运费和6-12元精煤费用全部都归属于大车车主所有我们没有占用一分何来的敲诈勒索?难道扫黑除恶就是为了完成各地指标?在一审开庭期间司法局给当地律师开会表明了观点就是想把这件事情做实了不让当地律师积极辩论收集证据,11个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大多数都是复制粘贴有的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是一摸一样的,这说明了什么?一个案件反复开庭直到开完庭还在反复收集证据,如果证据确凿为何一拖三年还没有结案,扫黑除恶收官之际 各种乱相值得注意 拔高凑数必须纠正,这场扫黑除恶,到底多少假案错案?表面的义正辞严之下,又隐藏了多少可杀人的谎言。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的大冤案,扫黑除恶被当成了政治业绩。难道这就是真正的黑恶势力吗?恳请有关部门有关领导能关注此案,恳请法院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来源:http://www.fzyshcn.com/inve/C6310737WS6Y.shtml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