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时事快报  >> 查看详情

金华中院欺负年近80岁老人滥用裁判权

来源: 南方政法网  日期:2019-03-01 11:27:20  点击:383 
分享:

原告徐银娥诉被告单瑞芳保管合同纠纷一案,东阳市人民法院(2018)浙0783民初8292号,判被告单瑞芳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徐银娥涉案房屋出售款162万元及利息为32292.75元,被申诉人单瑞芳不服判决,申诉到浙江金华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胡玲玲,审判员钱萍、叶金龙不按法律事实依据,只按“本院酌情确定”,欺负年近80岁老人徐银娥,滥用裁判权,让原告徐银娥蒙受80万元巨款损失。

一、没尽赡养义务,何来赠与合同

申诉人徐银娥与被申诉人单瑞芳之间从未签订过任何的赠与合同或是否有过赠与的意思表示。被申诉人单瑞芳以“人民调解协议”来主张双方是赠与合同关系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被申诉人单瑞芳并不是“人民调解协议”的当事人,从协议书签订的主体来看,根本没有被申诉人单瑞芳,条款内容也没有涉及被申诉人单瑞芳,既然不是合同当事人,自然不享有合同当中的相应的权利义务。如果将“人民调解协议”第二条理解为一种附条件的赠与行为,那么就应当对以下几点进行分析:周大成与申诉人徐银娥是母子关系,周大成应该履行相应的义务,即照顾徐银娥的日常生活,承担医疗费用,负责生老死葬,而事实是徐银娥将近80岁,但是平时均需靠自己解决一日三餐,日常生活完全靠自身。而村里每年补贴老人徐银娥3万元,徐银娥也从来没有用过周大成一分钱,就连挂个门诊也均是自己出钱,周大成未承担过医疗费。平时还会拿钱给周大成用,因为周大成已先申诉人而去了,所谓的生老死葬则更不可能发生。可见,周大成没有履行相应的合同义务。赠与对象是谁?赠与是具体特定的人身性,赠与相对方也仅是申诉人之子周大成,而非周大成夫妇。从“人民调解协议”第二条表述来看,“在乙方尽了本条义务后,甲方去世后甲方登记的房屋由乙方继承”。可见,履行赡养义务的是周大成个人,继承的主体也是周大成,从法律上来说,儿媳不具备赡养义务,也不可能成为继承人,可见从条款分析,受赠人是特定的,而周大成去世后,被申诉人并不能成为受赠方。赠与的标的物是什么?协议很明确为置换后的房产,但房产已被卖掉了,也就是说赠与的标的物已经消亡,赠与合同已不具备履行条件,在没有新的协议下,不能将卖房款想当然的转化为赠与标的物。申诉人徐银娥与周大成之间的赠与合同因为上述原因已根本无法履行,而申诉人徐银娥与被申诉人单瑞芳人之间却从未有过赠与合同,被申诉人单瑞芳无权要求申诉人对其进行赠与。

二、申诉人徐银娥的保管冤屈

申诉人徐银娥与被申诉人单瑞芳之间仅存在着保管合同关系,在未经申诉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被保管的钱财占为己有,应当依法予以返还。(1)款项来源:本案的162万元款项系申诉人置换的房产卖掉后所得的房款。原先的房产登记在申诉人徐银娥个人名下,卖房款自然申诉人徐银娥所有,而卖房款由购房者打入申诉人徐银娥的账号则更充分说明这一事实。(2)款项保管过程:因申诉人年事已高,为避免丢失,将银行卡交由被申诉人周大成保管,因用不到这笔钱,一直以来从未过问,在周大成去世后,申诉人徐银娥才发现该款被被申诉人单瑞芳擅自转至自己卡内,而被申诉人单瑞芳无任何证据证实该款为申诉人徐银娥赠与被申诉人单瑞芳。(3)我们退一万步讲,即使按照被申诉人单瑞芳的说法,在申诉人徐银娥去世后,该款可以进行转化并由周大成继承,但是在继承或者说是附条件赠与的条件具备前,赠与的标的物的所有权仍然应当是归赠与人所有,受赠与人无权占有,更无权使用。赠与人和受赠与之间就赠与标的物而言也顶多是一种保管合同关系,而没有进入到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的层次。而随着受赠人的死亡,标的物的交付也不可能发生。申诉人要求归还被保管的财物完全符合法律规定。

三、金华中院脱离法律依据,滥用裁判权

在庭审过程中,被申诉人单瑞芳认为在置换房产时,其也进行了出资,但是根据庭审记录,其对于出资的多少并记不清楚,且表示需要进行计算,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而其出资的凭证也根本无法证实是本案购买本案房产的所付款项,金华中级人民法院以推定的方式认定被申请人单瑞芳出资是没有依据的。再者,退一步讲,如果被申请人单瑞芳一方有过出资,但在登记房产时,房产登记在申诉人徐银娥个人名下,被申请人单瑞芳的出资款也仅为一种借款性质,也不能认定为共同出资。金华中级人民法院所作出的判决,判定被申诉人仅返还申诉人81万元款项没有说明任何的法律依据,也没有引用任何的法条,只是说酌情返还,这是一种滥用裁判权利的体现。自由裁量权应当在法律所赋予的明确范围内行使,而本案的裁判却拿不出任何的法律依据,也是难以令申诉人信服的。金华中级人民法院事实和法律关系认定错误,且改判一审判决也没有引用实体的法律条文,属错误判决。申诉人徐银娥作为一个没有文化且年近80岁的老人,法院的裁判更应该体现对于弱者的照顾,而不是一种欺负。(记者金琳)
来源:法制与社会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1039.html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